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七 乾坤定法大无穷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他脑袋沉重,陷入昏迷,但噩梦不断侵扰,在痛苦中,有人质问道:“你在做什么?太乙,你在玩什么把戏?你忘了自己来此目的么?”

    这人是谁?是血云吗?他早就被鸿海毁灭,为何仍会烦扰我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他不是血云,他是我自己。我在病痛中,神智一分为二,一者忍痛,一者旁观。但痛者愈痛,旁观者愈闲,我好恨,我好恨。

    太乙觉得身体里有数百条、数千条毒蛇蠢蠢欲动,那欲望自从他来到轮回海中就受压抑,但太乙弄错了一件事,他所要做的,并非拯救圣灵,也并非讨好白云神。

    他只要见临者。

    他沙哑的喊了一声,黑蛇灵气笼罩身躯表面,将石肤抖下。他爬起身,发现在一深坑中,周围全是黑蛇圣灵的尸体。

    黑蛇追兵以为他死了,将他抛到这儿。但那蛇毒只对圣灵有效,对黑蛇灵气却丝毫无害。太乙因此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他抬头往上看,见有几个黑蛇圣灵围着大坑,正将黑色的、腐臭的泥土倒下来。

    太乙摸了摸身边,那“阴蜷”的蛇头仍在。他将黑蛇灵气注入蛇头,那蛇信一下子弹了出去,分击数十下,快似一场箭雨。那些黑蛇圣灵中招后变作石头,摔在太乙身边,砰砰作响,但连一丝裂痕也没有,这石块竟坚硬至极。

    他们是黑蛇,他们也是圣灵,本质上说,他们与我是一样的。既然是圣灵,那这蛇头是极为有效的法宝。

    他们本该怕你呀,太乙,你为何不显露真实身份?那岂不是省去不少麻烦?

    还不是时候,还不是地方,我必须回到我曾经进入睡眠的战场,目睹诸神,目睹灾祸,我才能真正重生。

    那你为何还要救人?那不是多此一举吗?

    太乙冷的发抖,手脚剧烈震颤,只能把手紧握在一块儿,双脚并拢在一起。他向不知名的人与事物祈祷:“请让我完成旅途,请让我尽可能救下更多的人,请务必让我终结这场轮回。”

    那祈祷是没用的!你是最伟大、最古老的生物。在你之上,再无尊者。

    有的,有的,宇宙自有法则。与宇宙相比,我不过是尘埃。与宇宙相比,临者不过是瞬间。

    宇宙岂会注意到尘埃,宇宙岂会留神到瞬间?

    太乙悲哀的放下双手,是呀,说的没错,祈祷是徒劳的。他只能靠自己,只能靠时机,只能靠运气,设法在终结之前,从黑蛇的巨浪中挽救一切。

    他双手张开,漆黑的泥地上出现一处虫洞,他步入虫洞,眨眼间到了茧丝谷,白云神率众躲在山洞里,其余人疲劳而衰弱,但伤势倒也不重。

    众圣灵见到他回来,怀里还抱着个黑蛇圣灵的头颅,都惊异相望。有人欣喜,有人谨慎,有人惊恐,有人麻木。

    白云神看了看那蛇头,道:“这是阴蜷,他杀了龙虎散人,想不到死在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肃然起敬,眼睛中似有光彩,在太乙身上流淌。又或者是太乙这英勇的功绩,散发出格外的光芒,倒映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太乙问道:“龙虎散人是谁?”

    云鹤圣人道:“他是我大哥,也是白云神的护卫,武功更在我之上,多谢你替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太乙将阴蜷的蛇头交给云鹤圣人,教了他使用的法子,云鹤摆弄两下,已然得心应手,只觉此物威力不在斩圣剑之下,他信心大增,再由衷向太乙道谢,感谢他赐予自己守卫白云神的力量,全无之前的猜忌提防之情。

    白云神指了指洞外,说:“你引开敌人后,咱们顺利突围。我用法术,先将大伙儿传至此地,又暂且隔绝了灵气,黑蛇找不到这儿来。咱们可歇上许久,再度上路。”

    太乙用心声问道:“你不再觉得这许多人是累赘了么?”

    白云神实话实说:“我发现他们聚在一块儿,只要仍信任‘白云神’,那信仰能增强我的法力,对我也有极大好处。咱们这一路上,若能救人,还是要救上一救。”

    太乙答道:“白云神精明的很,绝不做蚀本买卖。”

    白云神朝他一笑,竟然有些调皮。

    忽然间,圣灵中有一胖子低哼一声,抱住一女圣灵,用牙齿将她手臂扯下一大块肉来。那女圣灵尖声惨叫,鲜血泉涌,那胖子抱住肉,塞进嘴里,吞落腹中,生怕别人抢他似的。众圣灵远远躲开这两人,眼光复杂,有些痛恨这暴行,有些则满是嫉妒之意。

    太乙想:“这些永恒的饱餐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