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二九章 在梦里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困到极致之后的睡眠,简单来说就是一次性睡到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不知今夕何夕,原本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睡意浓浓,却偏偏半梦半醒,怎么都觉得不安稳,隐隐的总感觉听到了哭声,一声又一声的,烦人得紧,楚阡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没有醒,却也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啊,啊……被那不上不下的感觉折磨得崩溃的大吼了一声,楚阡阳猛地坐起身,决定去找那声音传出的地方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雾蒙蒙的,没有一个人,放在平常,这每一点都是应该觉得奇怪的地方,但现在楚阡阳丝毫不受影响,就循着那声音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根本就没有方向,只径直在走,在这个地方,时间的概念也异常的模糊,楚阡阳走啊走,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到了声音的源头。伫立在源头的是一颗银白色的大树,主干粗壮,枝繁叶茂,它不断的往上延伸,看不到尽头,树下有一个小人儿,哭声正是从他这儿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哭什么?”对周围的景象视而不见,楚阡阳快步到了面前,才发现那小人儿是一个小男孩儿,矮矮的,胖胖的,圆润圆润的,白里透红的皮肤,乌黑的头发,圆溜溜的一双眼睛,他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,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呜呜……对不起。”眼泪哗啦啦的流着,就像水龙头打开了一样,看到楚阡阳,他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biu……

    被丘比特的爱神之箭射中的感觉想来与这相差无几,一瞬间,楚阡阳清晰的听到了自己一颗心被箭射中的声音,面前扬起的这一张小脸,大大的眼睛,水汪汪的,长长的睫毛,就像两把小扇子,肉嘟嘟的脸颊,像是棉花糖,每一个点都萌死个人了,心都要化了,小孩子怎么能这么可爱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跟我说对不起啊?”心里的小人儿欢脱的在打滚,面上却是不显,蹲下身去,楚阡阳有心想要碰碰他,却发现怎么也下不去手,左也不对,右也不对。而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之后,她才发现面前的小不点不仅仅是看起来可怜兮兮,而是真的就是可怜兮兮,露出来的一双手上有许许多多伤口的存在,层层叠叠的延伸到衣服遮住的地方,有的好的差不多了,有的却是崭新的,十根手指一根也没有落下,老话说十指连心,就这么看着楚阡阳都觉得自己的手指好像也有点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多伤口,痛吗?”在家里自己差不多就是最小的,向来就是被照顾的存在,而今看到这小不点,楚阡阳作为姐姐的怜爱之心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了,之前是看他那么小小的样子怎么也下不去手,现在则是更下不去手了,就怕弄疼了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认识我吗?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看着楚阡阳,对上她的眼睛,水汪汪的,问说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认识你吗?”神情颇有些小心翼翼,楚阡阳看着他身上的伤口,觉得心痛难当,快速的摸了摸身上,竟然什么都没有带,自己也太马虎了些。

    “……呜呜……,我是,我是混元珠。”她的眼神是心疼的意思,这个眼神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,可越见眼泪就越止不住,心里也是觉得委屈,但不能隐瞒,混元珠抽噎着诚实的直接说了身份。

    一会儿抬起一会儿放下想要触碰他的手一下子顿住,楚阡阳皱紧眉,反问道:

    “混元珠?”语气里满满的不可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